登录邮箱:  暗码:  立刻注册
手机版 | 设为首页 | 珍藏本站 |
热搜: 歌手 掮客人

悲剧电视脚本《村姑》(2)

检查:155  连载:0
whcai  
更新:2018/3/13 17:42:06  公布:2016/4/23 21:53:15
  


  46,刘玲寝室,夜。
  二婶给熟睡的刘玲盖了盖了被子,息灯。
  
  47,二婶寝室。夜。
  二婶拿出丈夫的遗像,看了一会,然后又放回,息灯。
  
  48,于开国大门口,夜。
  于壮悄然翻开大门。推进摩托车,悄然翻开房门,又悄然上楼,渐渐进入寝室,躺在床上,翻开手机:“喂(小娟音:抵家了?)刚到。(那就快睡吧,都11点了)我睡不着,我们聊会儿(聊啥呀,德律风费挺贵的)我忘通知你了,明天,我把你的手机号弄到我的亲情卡里了,不免费,(那就聊呗)”
  
  49,雅座内,夜。
  于强正和方站长等5人饮酒。
  于强:方站长,你,你对我们的协助太大了,我再敬你一杯!
  方站长:“喝的不少了,再喝就醉了。”
  “对对对”别的四人随声说。
  “这点儿酒对您方站长算什么,我先干为敬”。于强说着喝了一杯。
  
  50,于壮寝室,夜。
  于壮打手机:“你抱负的爱人是啥样的?(小娟音:你问这个干嘛?)随意问问(你抱负的爱人是啥样的?)嗯,她要有大大的眼睛,白白的皮肤,能说会道的小嘴,和你一样高的个头(你说谁呢?)你内心明确,(傻样)最好再和我一样喜好电脑,就更好了(美的你吧)。”
  
  51,雅座内,夜。
  于强和方站长豁拳行令。
  “六六六啊,八仙八仙,巧七对啊!”
  
  52,小娟寝室,夜。
  小娟打手机:“都11点多了,快睡吧(于壮音:你还没通知我你的抱负爱人呢)他,他必需有高高的个子,安康的身材,会语言,能服务(另有呢?)长得要非常英俊,还必需爱我。(另有呢?)最比如我大几岁,(大两岁行吗?)“傻样。别聊了,挂了。”息灯。
  
  53,于壮寝室,夜。
  于壮吻了一动手机,息灯。
  
  54,于开国客堂,夜。
  挂钟11点50分,于强歪七扭八地走到茶几旁找水喝,打碎茶杯。
  于开国、许兰英披衣出来。见于强歪躺在沙发上。
  于开国:强了,喝多了?
  于强:未几,便是发晕。
  于开国:咋返来的?
  于强:车在门口
  “喝成如许还开车。”许兰英倒茶水。
  “我,我还要给小玲家浇麦子去。”于强喝完水说。
  于开国说:“都喝成如许了,咋浇麦子,我去吧。”
  许兰英:他爸——,你去还行吗?
  于开国:”你让他喝点水,就让他在沙发睡吧,我去看看,就3亩麦子,很快就浇完了。”于开国扛上铁锨。走到大门口,把铁锨放入车内,开车走去。
  
  55,二婶寝室,夜。
  闹钟响,二婶开灯,止闹,偷偷的穿衣。出门扛铁锨,提电池灯走去。
  
  56,麦地边,夜。
  二婶瞥见了于开国的车和繁忙的于开国。二婶说:“年老,你咋来了?”
  “强子喝醉了,我来替他”于开国表明。
  “你这么大年龄,咋无能这个,快归去吧。”
  “咱俩不是同岁吗?你无能我不克不及干了,天冷,你到车里温暖温暖,很快就浇完了”于开国说着,把二婶推到车里,又忙活起来
  二婶望着暗中中的于开国,泪水滚下。
  六叔刘玉山从轿车旁走过,向车内看一眼。
  
  57,于开国餐厅,早。
  一家四口吃早饭。
  许兰英:三嫂说了,彩礼随意送。
  于开国:晓得了。
  于壮:也没给男方送彩礼的。
  于强:你要个富婆,就给你送。你怕我费钱多咋的?
  许兰英推了一把于壮说:“他二婶精着呢,她嘴上不说,内心想着,连养老钱也要呢。”
  于开国:光说没用的,多送点儿,不是显得咱小气嘛?
本文公布在演艺市场,德赢vwin,别乱转哦.域名www.yanyi8.com.视有很多益处你看不到,电视能陪我说  许兰英:你小气,又给村里修路,设路灯,花了十几万,也没人说你好。
  于开国:咋没人说好呢?我当村长这些年,也没人说个“不”字。
  许兰英:不到时分,你伤着人家时,看咋对你?。
  “他敢!”于开国噔着眼说。
  “走着瞧!”许兰英不依不饶。
  
  
  58,二婶家堂屋。
  二婶娘俩正用饭,二婶说:“小玲,浇麦子时,强子喝醉了没去,是你大爷替他去的,你可别闹”。
  刘玲:我找他。
  二婶:小玲,别使小性子,强子人又好,家里也富,你到那边找这么好的人家?你嫁过来,一辈子吃穿不愁了,我也有了依托。你姐姐一年多了,连个信儿也没有,让我当前依托谁呀?
  刘玲:妈,你别不要命的干了,我一年也挣万儿八千的,养的鸡也挣几个钱,你何苦呢?收完麦子,就把地包出去吧。
  二婶:庄户人不种地咋行啊。我还能动,多挣点儿,万一有个病啊灾啊的,也少拖累你,你爸便是没钱治病去世的,我是穷怕了。
  刘玲:我爸走了十年了,你受苦了。不外,强子这事得说清晰。
  二婶:好孩子,听妈一句话吧。
  “他也太拿我不妥回事了,呜——。”
  ‘别哭了,少让我操儿点心吧。”
  门外传来于强的喇叭声。
  二婶:“强子叫你那,快走吧。”
  刘玲:让他本人走,呜——。
  于强进门问:咋了?
  刘玲:你内心明确。
  于强:我又咋了?
  二婶:为浇麦子的事,你先走吧,我劝劝她。
  于强无法的走了。
  
  59,鸡场办公室
  于强:小玲来了。
  刘玲爱答不睬,把包往桌上一扔,翻开抽屉理帐。
  于强倒一杯矿泉水,双手送上,刘玲扭了一下身子。
  于强:不便是浇麦子吗?谁去纷歧样。浇完就行了嘛。
  刘玲:三年了,你帮我我家干过一回活吗?你内心基本没有我!
  门外,于开国看到了这一幕。
  
  60,二婶堂屋
  坐机响,二婶放动手中的活,用衣襟擦把手,接德律风:“喂。(刘丽音:妈)是小丽啊,呜——。(妈,你别哭)呜——。(妈,你别哭嘛)恩,妈不哭。小丽,你在哪?让妈挂记去世了。(我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养殖场里。)你过的好吗?(妈,我很好,你不要担忧),妈不应赶你出去打工,都是妈的错,呜——。(妈,我如今了解你了,不怪你。)孩子,让你享乐了。(妈,我过的很好,不比在家里差),那我担心了。(妈,听说妹妹要和于强文定了)你咋晓得的,是玲子和你说的?(不是,妈,你身边有特工,家里的事我都晓得,)特工,谁是特工?(妈,我要参与妹妹的定婚礼,抵家你就晓得了)你,你要回家,是真的吗?(我骗你干啥?)那可要早点返来,妈等你(妈,我挂了。)”
  二婶冲动的拿出丈夫的遗像,抚摸着说:“他爸,你听到了吗,我们的大闺女要返来了。”
  二婶拨通刘玲的手机:“小玲(小玲音:妈,啥事?)你姐要返来了,说要参与你的文定礼,(太好了!)”
  
  61,于刘村街上
  二婶在街上逢人便讲:“我家小丽要返来了。”
  村民们为她快乐。
  
  62,鸡场餐厅,半夜
  男男女女三十几团体围着桌子用饭,于壮、小娟和几个男女青年在有声有色的攀谈。
  刘芳:壮子哥,你用饭咋那么快?
  于壮:这还叫快,我在特警队伍,用饭才快呢,像这么大的馒头,一掰四半儿,四口就下去了,5分钟吃饱。
  刘刚:很够快的。
  于壮:这算啥,训练才安慰呢。
  小娟:快给我们说说。
  于壮:我打运动靶,冲锋枪“嗒嗒嗒”一个连射,三个靶子应声倒地。
  于水:真过隐,哇!
  于壮:我们练摩托车飞速追车,原地调头,飞越妨碍,钻火圈,唰唰唰,真过瘾啊!
本文公布在演艺市场,德赢vwin,别乱转哦.域名www.yanyi8.com.视有很多益处你看不到,电视能陪我说  于刚:我要投军就好了。
  于壮:另有砍砖,头开酒瓶。
  刘芳:和电视演出的那样?
  于壮:对。另有更绝的呢。
  于霞:另有啥?
  于壮:田野生活训练。
  小娟:咋练?
  于壮:每人一把匕首,一合大柴,一个水壶,在荒岛上单独过七天。
  小娟:不带吃的?
  于壮:不让带。
  小娟:你先偷偷藏点儿火腿、方便面啥的,真笨。
  于壮:就你精,上岛曩昔,全部脱光搜身。
  众女孩:嘻——!
  于壮:第一天,到荒岛后,我啥吃的也没找到,只能喝泉水。
  小娟:你咋不抓鱼吃呢?
  于壮:你以为是咱家啊。那是大海,没渔具咋抓呀?到了第二天,也没找到吃的。
  小娟:那不饿坏了。
  于壮:我只好吃树叶,到了第三天早晨,我正恍恍惚惚睡觉呢,忽然,一个毛茸茸的工具跑过去,我一掌打下去,是个老鼠!
  众人大笑。
  于壮:我把老鼠烧着吃了。
  小娟:恶心人。
  于壮:到了第六天,我还捉到一条蛇,把皮一剥,往火上一烧,还真——。
  小娟:别说了,我要吐了!
  于开国走进餐厅,大伙站立,众说纷纭地说:“大爷”、“大叔”“老板”“娘舅”。
  于开国:今半夜的饭好吃吗?
  众人说:好吃!
  于开国:大伙坐下吃吧。(走)
  于水:壮子哥,你给我们扮演扮演砍砖,开酒瓶,骑车咋样?
  于壮:我爸走了当前就扮演。
  
  63,餐厅外,众人围观。
  于壮拿起酒瓶,亮了架式说声“开!”酒瓶破坏,众拍手。
  于壮又拿起一块砖,一掌下去,分为两半,众喝采。
  于壮骑摩托原地调头,众喝彩。
  于壮垫起一块木板,奔腾妨碍,众称誉。
  于壮喜形于色说:“谁来尝尝?”众不语。
  于刚说:“咱比谁快。”
  于壮:“行。”
  
  64,鸡场大门外,大路上。
  于壮、于刚并排骑在摩托上,于水喊:“绕场一周,先到为胜,开端!”二人缓行而去。
  于壮先到,于刚落在前面。
  于壮自得道:“谁还来?”
  小娟说:“我!”
  于壮说:“你?”
  小娟说:“咋了?比比看嘛!”二人跨在摩托车上。
  于水喊“开端!”二人飞速而去。小娟先到,快乐地手舞足蹈。于壮赶来冷静的浅笑。心想:连让着你都不晓得。
  
  65,于开国办公室。
  于开国坐在老板椅上打手机。“喂。(于强音:爸,啥事?)到我办公室来一趟,(是,爸)。”拍门声。于开国:“出去,坐吧”
  于强坐下,望着于开国。
  “小玲是不是为浇麦子的事不快乐?”于开国问。
  于强:嗯。
  “如今的半子,哪一个不帮丈母外家干活?你倒好,三年了,没见过你帮过一回”
  “我不肯干,又脏又累,又不挣钱”。
  “你来由不少啊,给,到城里给小玲买点儿工具,特地把明天收的款,另有咋天我放在家里的款,一块存到银行去。”于开国把一沓钱放在桌子上。
  “谢谢爸”
  “和爸还客气。别和壮子说。”
  
  66,于开国客堂。
  于强、刘玲走进。于强喊:“妈”没人应,对刘玲说:“你等会儿,我去取款。”
  刘玲不支声,翻开冰箱,取出饮料喝着。
  于强走进怙恃寝室,从衣
  


  1 <
说点什么:
whcai署名
复兴 支持(0) 支持(0)

本栏引荐图文

Powered by wxForum 1.1 德赢vwin 演艺论坛 演艺圈 客服信箱: